400-888-5257
新聞中心

瑞士制表家族傳奇

發布日期:2017-06-08

       斯沃琪將“物美”與“價廉”結合在一起,重拾瑞士中低檔鐘表市場。此后,海耶克再次推動戰略轉型,于1992年收購了高端品牌寶珀,1999年收購了寶璣……
  在眾多奢侈品中,鐘表具有其獨特氣質。精巧的指針滴滴答答、日夜旋轉,看似簡單,背后卻是一部精密復雜、分毫不差的儀器。

  瑞士一份商業雜志近期推出該國鐘表富豪榜。人們才得以窺見,百達翡麗、江詩丹頓、寶璣、帕瑪強尼等耳熟能詳的名表品牌背后,那些“侯門深似海”的百年鐘表家族的傳奇。

  原來,“豪門”打理鐘表帝國,也如同制作一塊小小的腕表,既講究貴族血統的延續,也追求大刀闊斧的革新。


斯特恩家族與百達翡麗

  在2008年的瑞士巴塞爾世界鐘表珠寶博覽會上,來賓驚訝地發現,兩個五六歲的小男孩出現在著名鐘表品牌百達翡麗的展臺上。百達翡麗未來的繼承人將在他們之中產生,他們的父親是公司首席執行官蒂里·斯特恩,爺爺是董事會主席菲利普·斯特恩。

  百達翡麗,在世界名表等級分類中排名首位,歷史悠久,工藝精湛。人們說,沒有人能真正擁有百達翡麗,只不過是為下一代保管而已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百達翡麗是瑞士日內瓦僅存的家族獨立經營制表商,如今到蒂里·斯特恩,已經傳了四代人,如果順利傳到第五代,將是瑞士鐘表行業的一個神話。

  實際上,曾經有一段時間,家族世代相傳的模式在瑞士制表行業并不罕見。上世紀60年代,積家、豪雅、伯爵等眾多名表品牌都是由創始家族經營。

  “當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,瑞士制表行業中家族企業很多。”菲利普·斯特恩說,“但它們突然間都消失了,差不多是在同一時間,1975年至1985年。”

  在這一時期,瑞士表遭到了來自日本電子石英表的挑戰。西鐵城、卡西歐、精工等品牌價格低廉、走時準確,很快搶占了市場,而瑞士手表的全球市場份額從43%下降到15%。

  “那些家族產業越來越脆弱。”菲利普說,“他們沒有意愿也沒有資金推動創新,于是,被不少有實力的公司收購,導致現如今鐘表行業家族企業十分稀少。”

  然而,在風雨飄搖的困難年代,百達翡麗堅持了下來。

  斯特恩家族與百達翡麗的緣分開始于二十世紀初期。當時,查理斯·斯特恩和讓·斯特恩兄弟在日內瓦經營一家工廠,為百達翡麗生產表盤。1932年,和當時不少制表公司一樣,百達翡麗因缺少資金陷入困境,斯特恩兄弟前來解困,同時獲得了百達翡麗公司大多數股權。

  之后,斯特恩家族大刀闊斧地改革百達翡麗,一是聘請專業經營團隊打理公司事務,二是從依靠積家生產半成品表芯轉為自己生產,減少對外界的依賴。

  百達翡麗在斯特恩家族的治理之下獲得了新生,并保持著穩固的“江湖地位”。在近期推出的鐘表家族富豪榜上,斯特恩家族名列第六。

  斯特恩家族是如何做到代代相傳,將神話延續80年的呢?答案是,讓接班人從基層做起,穩扎穩打,憑著自己的才華和資歷,成為公司最高管理者。家族第二代掌門人亨利·斯特恩最初在表盤工廠工作,后來還學過雕工。而菲利普本人在接管公司前,也曾去美國學習制表。

  談起百達翡麗的未來,菲利普說,他有四個孫子,未來的掌舵人將是他們中的一個,“孩子們有時候會到公司來,從小接受熏陶,以達到最好的效果”。


海耶克與斯沃琪集團

  2010年6月,一位82歲的老人在其位于瑞士伯爾尼的辦公室內心臟病突發去世。這位老者的離去令整個鐘表行業惋惜,因為他就是曾經拯救瑞士制表業的斯沃琪(Swatch)集團創始人尼古拉斯·海耶克。

  海耶克1928年出生于黎巴嫩,長大后搬到瑞士蘇黎世。他典當了自己的家具,從銀行貸款4000瑞士法郎,創立了一家工程顧問公司,賺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。

 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,瑞士鐘表業陷入危機,就業人數從9萬銳減至3萬,情形岌岌可危。海耶克進行了公司重組,將瑞士最大的也同時是世界排名第三的制表公司SSIH和世界最大手表零件制造商ASU AG合并。他本人于1985年購下合并后公司的大部分股份,親自出任首席執行官,并將公司更名為斯沃琪集團。

  海耶克更意識到了瑞士鐘表的短板:瑞士機械表表以精美、復雜、高品質著稱,而日本電子表廉價、簡潔、無需上發條且走時準確。因此,海耶克戰略性地推出了斯沃琪腕表,這一舉措對瑞士鐘表業的復興起到了決定性作用。

  與那些厚重的、代表著財富和權威的傳統名表不同,斯沃琪腕表簡潔、靚麗、輕便,款式多變,色彩明快,深得年輕女孩喜愛。此外,斯沃琪集團還用塑料制作表盤和表帶,這在以前是根本無法想像的。

  海耶克還推動了制表技術革新。傳統手表的零件數目大約為90個,而斯沃琪手表的零件數只有51個,這不僅減輕了手表本身的重量,還大大節約了成本。

  此外,不同的服裝搭配不同的斯沃琪手表,這也是海耶克推行的理念。斯沃琪每年都會更新腕表樣式,邀請著名藝術家做設計,力爭走在時尚潮流的最前沿。

  斯沃琪將“物美”與“價廉”結合在一起,重拾瑞士中低檔鐘表市場。此后,海耶克再次推動戰略轉型,于1992年收購了高端品牌寶珀,1999年收購了寶璣……如今,斯沃琪集團已經發展成世界最大的手表公司之一,除了中低檔的斯沃琪腕表,還擁有寶珀、寶璣、歐米茄等高端品牌,以及雷達、浪琴和天梭等中端品牌,成為一個強大的鐘表“王國”。

  與此同時,海耶克家族也完成了新老交替。海耶克2002年將首席執行官的職務交給兒子小尼古拉斯,他的女兒納伊拉也是公司董事會成員。

  現在,海耶克家族是瑞士的名門望族,在富豪榜上位列第三,而《哈佛商業評論》雜志稱贊他是“天才商業名人”。


“山度士”家族基金會與帕瑪強尼

  在最近推出的瑞士鐘表家族富豪排行榜上,蘭多特家族憑借“山度士”基金會的雄厚實力名列榜首。

  “山度士”家族基金會由畫家和雕刻家愛德華·山度士于1964年創立,現如今已成為在瑞士享有盛名的股權投資機構,諾華制藥和愛馬仕就是其控股的兩大企業。

  “山度士”基金會是如何與鐘表產生聯系的呢?這就必須要談到瑞士頂尖鐘表品牌帕瑪強尼的創始人米歇爾·帕瑪強尼。米歇爾1976年在瑞士弗勒里耶創立了自己的制表工作室,為大品牌提供獨立設計,也為喜愛“玩表”的富豪提供古董表維修服務,由此,結識了資深“玩家”、“山度士”基金會第四代掌門人皮埃爾·蘭多特。

  隨后,瑞士表的“黑暗時期”來臨,正當米歇爾的自信心受到打擊之時,老主顧蘭多特向他伸出了援手。1996年,“山度士”基金會決定資助米歇爾創立自主鐘表品牌。隨后,帕瑪強尼橫空出世,并在短短幾年內躋身世界頂級名表之列,蘭多特本人還親自擔任帕瑪強尼公司的副總裁。

  甚至于,米歇爾與蘭多特的強強聯手,還締造了一個鐘表名城。自帕瑪強尼崛起后,不少鐘表著名品牌也遷移到弗勒里耶。此外,在蘭多特和“山度士”基金會的支持下,帕瑪強尼在弗勒里耶地區收購了多個鐘表零部件制造廠商,包括生產機芯零部件、微型部件的工廠以及表殼制造商。

  至此,弗勒里耶及其周邊地區形成了一個完備的制表集散地,包括450名技術工人、50個零部件和生產環節品類、4個生產基地,同時,這一地區還形成了獨特的鐘表文化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帕瑪強尼不僅是頂級手表品牌,也是古董表維修領域當之無愧的翹楚。在帕瑪強尼的高級制表工廠中,專門設有一個修復古董珍藏表的工坊。

  在米歇爾看來,古董表維修絕對不可草率為之,因為這一工作體現的是對一塊名表歷史和前輩勞動的尊重,“維修古董表,不僅是要讓它再次運轉起來,而且要明白老一代工匠制作時的想法和做法”。

  當然,古董表維修投入巨大,帕瑪強尼能夠在這一領域如此強勢,“山度士”基金會功不可沒。

  正是這些富豪家族,支撐了瑞士鐘表業的傳承與光大。也正是憑借鐘表、醫藥、機械、食品等幾大行業,瑞士這個800萬人口的國家的經濟規模名列歐洲第6位。

 

小米软件靠什么赚钱